2005/03/15

第十一章

數天了﹐還沒有收到任何的消息﹐是面試落空了嗎﹖近來好像和好運碰不上面﹐總是頭頭碰着黑似的。沒有了伴隨良久的袋錶﹐好像沒有了依靠一樣﹐現時的感覺還比失戀的時候嚴重的多﹐心裡總是不落實的。突然想起皮袋裡有靜思的電話﹐可能有好心的人打電話聯絡她。這是唯一的線索。

「算吧﹗是兒時的聯絡電話﹐應該找不上的。」仲凱大聲地對自己說﹐自己也被這聲響嚇着了。心裡突然來得平靜﹐袋錶只是一個象征﹐沒有了它﹐生活還須照舊的﹐就從今天開始靠自己的真才實學吧﹗ 男女私情應拋在腦後﹐最重要的是找一份工作﹐開展自己的事業。有了這份信心﹐仲凱再次抖擻精神﹐重估自己的能力﹐為明天的面試努力。這是他的第二次面試了。

*************************************************************************************

連續數天﹐靜思都失眠了。她埋怨媽媽為何把一個陌生人的來電告訴她﹐她又埋怨為何爸爸不把兒時的電話在搬家的時候改掉﹐她又埋怨為何世上還有一些多管閒事的人﹐破舊的東西還須尋找其主人嗎﹖一連串的埋怨﹐弄得靜思快要瘋掉了。加上生理上的不適﹐今天在某一客戶前發了一頓脾氣﹐她一氣之下﹐就離開了客戶的辦公室。她知道﹐她犯了一個大錯﹐市場主任的空缺絕不會屬於她的﹐她在想一個決定。

當晚﹐靜思把辭職信準備好了﹐她容不下別人的責罵﹐她採取主動去把問題解決了。說其真的把問題解決了﹐更正確的是她懂得逃避的技巧。在工作上一帆風順的她﹐是第一次遇到挫折的﹐心底裡﹐她面對不了自己﹐可以做的唯有運用眼看不到為干淨的伎倆了。

*************************************************************************************

今天是十月五日﹐是悅敏的生日﹐文山總是記起這日子的。自從分手以後﹐再沒有正面的對她說一聲生日快樂。每一年的今天﹐他都為她祝福﹐衷心希望她過得一年比一年快樂。每一年﹐他更暗自附上一句“對不起”。前數天的偶遇﹐這句“對不起”有數次想沖口而出﹐都被文山吞回了。他知道“對不起”這三個字是沒有可能把從前的誤會一掃而空的﹐他怕他說了以後﹐會把事情弄得更糟﹐要說的話﹐都不是四年後的事。文山明白誠意比任何的事情都來得重要。


今年的生日﹐對悅敏來說﹐是沉重的。當天晚上﹐她並沒有把要對文山說的話說出口﹐反而將之放在心裡﹐也沒有對任何人提過。她細心地分析過﹐對一些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都是少說為妙。她還記得自己在剛為社工的時候所犯的毛病﹐就是太熱心去舉報﹐往往就碰上釘子。這件事﹐基本上她都不再放在心上﹔等待使她感覺沉重﹐她渴望文山送上一個生日祝福﹐就算一個電話也足夠了。

7 Comments:

Blogger Stannum said...

有點驚訝文山與悅敏的偶遇沒有得到發展﹐日子就突然連環跳了。

3/16/2005 09:47:00 P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怕再這樣﹐會把讀者們悶上了。寫了十章﹐日子只是過了兩天。

看不到我留下的伏線嗎﹖文山和悅敏絕對有繼續的故事。

3/16/2005 10:57:00 P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驚喜嗎!我能估計你的反應啊!

3/17/2005 12:07:00 A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怎麼stannum 的留言不見了?

3/17/2005 12:08:00 AM  
Blogger Stannum said...

唉﹐只是覺得鋪排了的偶遇場景浪費掉了而已。小說中的時間﹐我又不覺得慢﹐我們的情節都頗豐富。

留言不見了是因為我還未寫完﹐所以刪了再寫。

3/17/2005 12:36:00 AM  
Blogger Duke of Aberdeen said...

跑過來為你們打打氣。

3/26/2005 11:52:00 PM  
Blogger Stannum said...

公爵兄﹕謝謝你呀﹗

3/28/2005 10:07:00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