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01

第六章

仲凱拿出左手﹐希望可以看到那個時候寫在手心的筆跡。那一刻的記憶﹐就像已被彫刻在腦海中的某一個角落。雙眼看著手心久了﹐竟然隱約看到那些數字。這些年來﹐仲凱不斷把這號碼抄在不同的地方﹐害怕這些數字會被自己淡忘﹐但其實﹐這個號碼根本已經成了他腦細胞的一種排列形式﹐成為他大腦的一部份﹐永遠無法忘記了。不過﹐事隔這麼久﹐這會不會仍然是找她的線索呢﹖他拿起了電話﹐呆呆地望著按鈕﹐無意識的掙扎著。他吸了一口氣﹐終於打了那通電話。

他數著鈴聲﹐一共響了七十八次。沒有人接。沒—有—人—接。

他大大地鬆了口氣。這些年月都不敢嘗試﹐就是怕有人接﹐說她已經不能在那個號碼找到了。切斷了這唯一的線索﹐就等於幻滅了年代久遠的希望。他一直告訴自己﹐和她只是一個電話之隔。他很興奮﹐因為那個希望仍在﹐夢想仍在。他很想把這一刻紀錄在甚麼地方﹐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三時……他想記下精確的分和秒﹐竟然荒謬地想掏出外婆的壞時計來看。仲凱伸手一摸﹐但它卻—不—在—了。

仲凱很著急﹐抱著頭希望能夠想起最後見到袋錶的情形。那在水晶店跌入自己懷中的女子﹗該不會是扒手吧﹖不會不會﹐她的相貌有點像記憶中的她﹐絕對不會是扒手﹐況且後來還在街角拿過出來。對了﹐街角﹗他記起自己蹲下那裡﹐記起巷裡深處的人聲﹐腳步聲。一定是遺下在那處。他奪門而出﹐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現場﹐希望袋錶和那個皮袋還靜靜的躺著行人道上﹐等待他回去相認。

-------------------------------------------------------------------

交易完畢﹐莫老師和買家的腳步聲逐漸消失了。悅敏偷偷張望﹐仿彿做了虧心事的是自己。在確定了他們已經離去之後﹐才緩緩地步出了那可怕的後巷。她忘不了莫老師那貪婪的笑聲。雖然她聽不清楚詳情﹐但一買一賣是肯定的了。她想不到莫老師外表道貌岸然﹐難道會為金錢出賣試題﹖

悅敏心裡很不舒服﹐雖然她不是學校的職員﹐但每星期都去學校作輔導﹐也總算是學校的一份子。她思緒混亂﹐想著不知應該向誰說。向校長報告嗎﹖自己沒有甚麼證據﹐也不清楚交易的內容是甚麼﹐憑甚麼去揭發他﹖萬一是自己誤會﹐那豈不是自討沒趣﹖她其實第一時間已經想起了文山﹐分手好幾年﹐也沒有找過他。在學校偶然遇上也只是點一點頭﹐裝出客套的樣子。如果突然打電話給他﹐會不會令他有所誤會﹖不過﹐學校裡就只有他可以相知得說這種話了。

猶豫之間﹐突然好像踏在甚麼之上。悅敏蹲下察看﹐原來是一個皮袋﹐裡面還裝有一個古董袋錶。她嘗試上發條﹐看看機器是否能動﹐但指針卻全無反應。是甚麼人拿著壞的袋錶到處去﹐一面珍而重之地藏在皮袋裡﹐一面卻不上心地把它這樣遺留在這無人的後巷﹖悅敏心想﹐這﹐一定是一個矛盾的人。她看看皮袋﹐裡面還有一張殘舊的紙片﹐寫著一些難以明白的潦草字體﹐但上面卻很明顯有一個電話號碼。該不該打這個電話﹐看看是不是物主呢﹖

悅敏拿不定主意﹐究竟要先打手上這個電話﹐還是先打深印在腦中文山的號碼﹖是兩通電話都應該打﹐還是都不該打呢﹖她拿起手機時﹐才發覺原來自己也是個矛盾的人。

15 Comments: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哇!你們寫得很快啊!還以為可以休息一兩天.....

3/01/2005 11:56:00 PM  
Blogger Stannum said...

不用急嘛﹐你依然可以休息一兩天呀。

3/02/2005 12:02:00 A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這裏的故事,再次有連在一起的感覺了。

3/02/2005 12:04:00 A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有思緒,寫就不難。我已經有點子了,希望給你們一個驚喜。

3/02/2005 12:06:00 AM  
Blogger Stannum said...

連在一起﹐就是本站的宗旨呀﹗真的很好玩呢﹐這篇嘗試用兩種略為不同的文筆寫兩個人的故事﹐希望接得上Manfred﹗

期待Elaine給我們的驚喜

3/02/2005 12:14:00 AM  
Blogger Man said...

嚇了我一跳,昨晚我才post第五章,今天一開己經寫到第七章了。寫得很好啊,一個丟失的時計將仲凱和悅敏連起來。

3/02/2005 02:33:00 A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stannum, 我要問一問﹐“裡面還有一張殘舊的紙片﹐寫著一些難以明白的潦草字體﹐但上面卻很明顯有一個電話號碼。”這電話號碼是誰的﹖

“仲凱從來沒有把那個電話抄在甚麼地方”

如果那電話不是靜思的﹐那麼第七章要重寫了。

3/02/2005 10:06:00 PM  
Blogger Stannum said...

你寫悅敏打電話找到靜思﹐我也嚇了一跳。
我原本的想法是一個不是仲凱自己的﹐但可以轉接地找到他的號碼。

3/02/2005 10:27:00 PM  
Blogger Stannum said...

Elaine﹕如果你不想改﹐我也許可以作出修改﹐反向地呼應你的文章。這樣﹐你就欠我一個人情啦﹐哈哈。

3/02/2005 10:33:00 P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stannum, 你好好人啊﹗你知道嗎﹗我正頭痛﹐因為我愛那一段電話斷線的回憶。如果要我改﹐我真的不知怎樣改﹐因為我又想保留那一段。

人情嗎﹗沒問題﹗如果你會回香港﹐我請你吃飯。

3/02/2005 10:41:00 PM  
Blogger Stannum said...

Elaine﹕已經修改。但前文下來﹐還有兩點最好在第七章作出一點交待﹕

95年的中學生﹐應該沒有手機。靜思給仲凱的號碼﹐應該是家裡的。但第二章提到她搬過家﹐所以收不到開放日的通知。

所以﹐靜思要收到悅敏的電話﹐要有兩個前提﹕搬家時沒有更改電話號碼﹐日間家裡的電話飛線到手機。

很多細節﹐都要注意﹐讀者可都很能找到漏洞的呀。

3/02/2005 11:32:00 P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知道了。我們的故事,有太多的細節,要留心。謝謝stannum 老師的提點,嘻嘻!

3/02/2005 11:59:00 PM  
Blogger Stannum said...

你把我當做文山了﹖哈哈﹗

3/03/2005 12:27:00 AM  
Blogger ar kit said...

我其實唔係有心找漏洞的~ 只係第六章講掌心中既號碼那段有深刻印象, 所以讀到第七章打電話時發現這點 ~ 其實我覺得兩個女角因一袋錶而連在一起是一個很好的構思.. 亦令我這個讀書有驚喜的~ :)

3/03/2005 03:21:00 A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ar kit, 你喜歡我們的故事就好了。謝謝你的提點啊﹗當局者迷﹐便是我啊﹗

你覺得是驚喜﹐對我來說﹐很是一個大的鼓舞。

3/03/2005 11:11:00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