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01

第五章

扶起女子後的仲凱,以當年參加競步比賽的速度往人群中走去,嘗試在身體運動的同時整理思緒。他想起剛才倒在他懷中的那名女子,試圖用凌亂的思緒論證懷中的女體是她。但這個女體的感覺很陌生,全然不是他一貫想像那樣,從衣服的質地,腰部的柔軟度以至鬢髮的氣味,連一絲相似的地方都沒有。「殘酷的反證。」仲凱心下倏地昇起一種羞恥感。他加緊腳步,心裡只想著離那個女體愈遠愈好,儼如一個做錯算術題後賭氣擲筆而去的孩子。他刻意往小巷走,穿過幾檔賣街頭小玩意的小販。窄窄的小巷在兩邊高牆下顯得昏暗,地上胡亂地佈著茶餐廳的垃圾,牆身露出或大或小的灰色混凝土,顯然油漆早已剝落,無人打理。

仲凱在這裡停了下來,不知是否近期少了運動的關係,居然喘了幾口氣。漸漸疲累的肢體慢慢蹲在地上,手肘不知不覺地放在大腿肌肉的中心,支頤而思,對茶廳餐那位操鄉音的女傭倒掉洗碗水的動作根本無動於衷。

他論證的嘗試,註定是徒勞的。她對於他的存在,與其說是衣服的質地,腰部的柔軟度以及鬢髮的氣味,倒不如說只是一個個體的影像。甚至連影像都不是,只是水中偶然的倒影,似乎在她懷中的女體比那個她還要真實。在抱著女體的三秒間,他甚至想在她身上捏一把。他想論證。他意識到自己想抓住某種東西,卻抓了個空。「要抓住,先要論證」他想道。

有些時候,他也嘗試過忘記。但記憶如黑夜裡的幽靈,總是伺機在猝不及防時施以突襲。似乎愈刻意忘記,幽靈出現的次數就愈頻繁。就像童年聽過,但已漸隨年月剝落的鬼故事記憶。記得那個時候,他跟著家人走過一間齋店門口。門口播著一段廣告,重複又重複的播著,大意是說有某個數目的孩子一起拍一個廣告,然後不知何故少了一個,那年整個城市謠言四起。

重複又重複。永劫回歸。就像他的愛情一樣,一個又一個的反證。他想成為廣告裡最後的那個孩子,他想抓住一切。但事實似乎告訴他,他不是第二個就是第三個。「你抓不到全部的。」虛空傳來的聲音說。不過就算是最後一個,身後還是有個幽靈抓住他。又或者根本他是第一個,只有被人抓的份,自己倒甚麼也沒抓住。某年的夏天,他偶然讀到一位作家,書裡面談及「非意願記憶」。對了,就是這種猝不及防的幽靈。他要躲避的,並不是那個倒在懷中的女體,而是來自過去的自己,過去對現在的凝視。

仲凱並不是不知道那聲音的意義,他記得那聲音的口吻,不是威嚇式的,也不是命令式的,而是淡淡的,一副如旁白陳述的客觀口吻。就是這副口吻,他肯定那聲音說的是事實。他知道自己並不比其他孩子高尚,他們都在做同一的動作。更糟的是,他比他們更沒有勇氣。他掏出懷中的時計。很老式的東西,是小時候外婆去世時清理的遺物,仲凱總是要帶著它才感安心。時計是陳年舊物,早已壞不能用。他就是要抓住這件壞不能用的東西--人和事,最好和錶盤上的指針般,永遠停留。

蹲著的腿傳出酸痛的訊號,仲凱暫停思考,慢慢地走。他想走回家。況且,巷的深處似乎傳來人的談話聲,有皮鞋落地的聲音,也有劃破紙張的聲音。他揣著懷中的時計,錶盤上的指針彷彿在動。思考已經不可能了。

回到家裡,肌肉緊貼在隨重量下陷的沙發上,仲凱只怔怔地對著手中的照片出神。「一九九五年度第二十六屆畢業生 七D班同學合照」,他仔細地掃視著照片上每一個字,以及字底下每一個人,每一個曾經共同相處過至少十二個月的人。多麼的實在。只是,照片上並沒有他要找的那個人。

那個時候,每場比賽後在觀眾席上尋找她的身影,已經成為他的習慣。記得中學畢業那一年的開學日,同學們臉上掛著淡淡的哀愁,彷彿像徒勞的先知,默默地為已知的結局寫下預言。仲凱相反,他的目光始終不離校曆,兩眼死死盯著足球比賽的日子。有時吃畢午飯,總會見到他坐在位子上,眼神投向窗外的木棉樹,臉上永遠掛著欲蓋彌彰的狂喜。

足球隊一如所料的贏了。他被人群圍在中心,抛起,墜落,抛起,墜落。仲凱腦裡只想儘快完成這種儀式,然後開始另一個儀式。終於,她走過來說:「恭喜你。」他禮貌而又帶點腼腆地回答:「謝謝。不過妳這樣大搖大擺地走過來,不怕你學校的人說妳『通敵賣國』嗎?」「哦,不礙事的。」 「那就好。對了,妳的電話號碼是?那天在咖啡店忘了跟妳拿電話。」「拿我的電話幹什麼?」她熬有介事地問道,語氣似乎是鼓勵多於責難。「哦,沒甚麼。快要A-Level了,讀書壓力很大。只是想朋友之間彼此鼓勵一下。我跟每個朋友都是這樣的。妳專程來給我打氣,無論如何都算得上是我的一個朋友吧。我很多所謂的兄弟今天都陪女友去呢。」

手心裡藍色的原子筆跡在擴散,他終究沒有打這個電話。到今天三時零四分,電話仍未打出。對於電話是否還能打通,他已經沒了足球比賽時那種自信。

9 Comments:

Blogger Man said...

試圖將初寫的第五章保留下來了。為了遷就場景,真的有點像成了《海邊的卡夫卡》兩個並行的故事了。

3/01/2005 10:25:00 A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manfred, 我喜歡這一篇。感覺上是連上了﹐很好啊﹗

3/01/2005 10:35:00 PM  
Blogger Stannum said...

Manfred﹕你的文筆有種很難形容的味道﹐有點西方翻譯小說的感覺。

3/01/2005 11:56:00 PM  
Blogger San Wen Ji said...

manfred 有的,是我沒有的。這樣一起寫故事,很好啊!

呵呵!除了很好,我已不知說什麼了。

3/02/2005 12:03:00 AM  
Blogger Man said...

太誇獎了。覺得小說連線這玩意很難得,大家都各有千秋。我喜歡stannum故事的構思(我想我有時描寫心理狀態似乎過多,會否將節奏拉得過於緩慢了)也很喜歡elaine的描寫,第三篇寫仲凱和凱敏偶遇的,更是佳作。

很期待看故事的結局!不過還早。

3/02/2005 04:19:00 AM  
Blogger 阿浩 said...

拿了電話卻沒有勇氣.........so touch.

3/02/2005 05:59:00 PM  
Blogger 阿然 said...

首五章已有齊了驚慄、愛情、鬼怪、懸疑,很令人期待呢!

4/10/2005 12:31:00 AM  
Blogger dhd said...

If I were gold für wow a boy again,world of warcraft gold I would practice perseverance wow gold cheap more often,maple meso and never give up a thing because it was or inconvenient. If we want light,Maple Story Account we must conquer darkness. Perseverance can sometimes equal genius in its results.wow gold kaufen “There are only two creatures,”cheap maplestory mesos syas a proverb, “who can surmount the pyramids—the eagle and the snail.” If I were a boy again,wow geld I would school myself into a habit of attention;maple mesos I would let nothing come between me and the subject in hand.maple story power leveling I would remember that a good skater never tries to skate in two directions at once.billig wow gold The habit of attention becomes part of our life, if we begain early enough. I often hear grown up people say maple story items“ I could not fix my attention on the sermon or book, although I wished to do so” , wow powerlevelingand the reason is, the habit was not formed in youth. If I were to live my life over again,wow leveling I would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cultivation of the memory. I would strengthen that faculty by every possible means,wow power leveling and on every possible occasion.maplestory powerleveling It takes a little hard work at first

2/01/2009 05:42:00 PM  
Blogger onhk said...

seo
域名註冊
成立公司
成立有限公司
註冊公司
公司註冊
秘書服務
公司秘書
商標註冊

12/13/2011 05:37:00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