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17

第十二章

「噼啪~」是鉛筆掉到地上的聲音.不能集中的靜思,不小心把鉛筆掉到地上.

她還是被前幾天在咖啡店的事困擾著.靜思可算是最受影響的人,因為悅敏的說話,擊潰了靜思的想法,刺開了早已痊癒的傷口,再一次走進思想的死胡同.而自從在公司控制不住情緒之後,靜思更一反常態,只是默默的坐在位内,半點話都不說的埋頭苦幹.而房內,有兩人注意著靜思.

「我想市場主任可要選另一人了.」人事部的經理說.

「我想,現在還未可以下結論.」市場部的經理回應著.

「還未有結論?為什麼?她犯了這樣嚴重的錯失.」

「你知不知到為什麼市場主任一直懸空?」市場部經理不答反問.

「懸空市場主任一職使架構混亂,令我忙得不可開交!我真的不知你在搞什麼鬼!」人事部經理有點怒.

「不要這樣,市場主任一職我想就快有人選了.其實靜思一路都是我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可惜是她一路都太順利了,沒有經歷過風浪是不可成就大事的,所以我才把職位懸空.這次正是好機會,如果她能從這次失敗中爬起來,她就是市場主任,要不然,那就是我錯看了她吧,我會另覓人選.」

「你可說得輕鬆,因為她,公司少了一宗大生意.」

「我決定靜思能爬起來的其中一個因素,當然是她找回些生意吧,我是偏心,但用人還是要靠實績的,不過她還是相當不錯,她這幾天已和補習社接洽,而且好像有點成績……….」

當兩位經理談論著靜思的時候,她只是靜靜的坐在自己位置,手中拿著一疊紙張,一封信,猶豫不決.

這封信,是因為工作上的錯失,不能面對現實而出現的辭職信

這疊紙,是幾份用金錢交換,來歷不明的考試卷.前幾天,只是拿了其中一張的某部份內容小試牛刀,補習社已經主動和她接洽,還試用了她的建議.試問問,有那間補習社不為這疊紙瘋狂?為了它,有那間補習社會拒絕公司為他們定下的一套套宣傳策略?有了它,何愁沒有生意?

問題只是,是應該違背良心去爭取從前在公司的一切或者比從前更多的東西?還是寧願放棄一切都不要違背道德?是用,還是不用?是做,還是不做?猶豫不決.

靜思很懊惱,懊惱自己為何當初因一時意氣,想在離開這公司前把這裡弄得一塔糊塗,而將這份罪惡的根源弄到手……而更加懊惱為何給她發現這疊紙的威力之處,令自己身陷兩難之境……..「噼啪~」鉛筆再次掉到地上.

同一時間,另一地方,也有鉛筆掉到地上.

「陳小明同學!為什麼不專心上課?」在班房內,文山問這位不專心上課的同學.

「沒什麼…….方老師,為何你這幾天這樣”燥”?」陳小明不答反問.

「”燥”是什麼形容詞?我有這樣教過你嗎?還有,我要知的是,你究竟在抽屜下看什麼?」

「方老師…….」

「不用多說,拿出來.」拿出來的,是一本雜誌.「難道幾千年的文化及不上這些脆弱得可悲的潮流嗎?」

「方老師………饒了我吧.」

「下課後來教員室找我.」

下課後,在教員室,文山批改測驗卷的同時,也看著今早從陳小明處收回來的雜誌.他在想,以陳小明這樣的上課態度,是不能在測驗拿到這樣好的成績………疑惑同時,陳小明已經來到,無奈的站在文山面前.

「陳小明,你教我該不該責罵你好?測驗成績這麼好,上課卻不專心.」

「是嗎?我拿到了多少分?」看到文山的態度軟化,陳小明又再次放肆起來,不答反問.

「不是兩三個錯別字,該滿分了.」

「果然有用!」說完了,陳小明的神情愕了一愕,像說漏了嘴一樣.

「有用?有什麼用?」

「沒有………….沒有……..」

「快給我說!」

「是………我近來在一間補習社補習,而前幾天,補習社的模擬試題和今次測驗的題目十分相似,所以…….所以……所以……有用了.」

文山想,校內測驗不同公開考試,基本上不能預測的,突然,他又問:「你所說的補習社,在那兒?」

這時,陳小明拿起雜誌,翻到廣告那一頁,說:「就是這間.」

「嗯………」

「那方老師,我可不可以取回雜誌呀?」

「不可以,一來,這是對你的懲罰,二來,讀書不是求分數,學習的精髓不在於答對了多少條問題,而是你能否把學到的知識,前人的思考方式,判斷力用在自己身上,知道嗎?」

「知道了…」

「那早點回家吧.」說著,陳小明已經離開了.

苦口婆心後,文山再次回到先前的問題.現在,他知道了陳小明是因為這間補習社而得到好成績,但第二個問題又洐生出來,為何補習社的模擬試題和測驗的題目十分相似?總不能到補習社問個清楚吧?一來這是別人的商業秘密,二來相信有很多學生認得自己這位老師.無奈的望著那頁廣告,突然給他留意到”市場策略研究公司”這幾隻字,詳細看一看,原來這公司是負責策劃補習社的廣告宣傳.靈光一閃,不能到補習社,也能到這市場公司問個究竟吧?

查到了該公司的地址後,文山少有的提早離開校園,來到這間市場研究公司.正當文山盤算著如何開始時,在電梯口,他看見了悅敏.

「這麼巧?」在電梯內,文山尷尬的問.

「是啊,有點事,雖然於我無關,我也不應該多事,但不知得清楚一點,過不了自己的一關.」

「是補習社的事嗎?」文山的一問,令悅敏有點驚訝.

「是啊……」

「你怎樣察覺的?」文山好奇問.

「是因為近來我某些輔導的同學成績突然變得特別好.」在不明白事情真相時,悅敏不想把事件說清.

「言下之意,是你也留意到那廣告,考慮到既然去補習社,不如先到這裡吧.」

「嗯………如果你的細心,或者我們的默契,共識不只在工作上,你說多麼好……」悅敏的話,突然變得不著天際,不過,文山聽到後,神色黯然,顯然他明白悅敏這句話的意思.

這時,在公司,靜思已經被這疊紙折磨得要死,什麼都想不出來.這個環境實在不能令她靜心思考,她決定要早一點離開,找一個可以放鬆自己的地方.

當靜思走到人事部時,同事問:「靜思,今天那樣早?」

「是啊,有點事.」

「那可惜了,今天有個很俊俏的男孩來應徵啊~」

「啊~俊俏嗎?」

「是啊,給你看一看.」同事把應徵文件連同附帶証件相給她看.但靜思看到後,表現得很驚恐.

「對不起,今天實在有點不適.」說罷,靜思已經低下頭直衝向門口.






「啪.」是靜思把文件掉到地上的聲音.把文件掉到地上的原因,是因為撞到正走出電梯的文山,而散掉在地上的文件,就是那疊紙.

「方老師?」靜思變得不知所措,而文山望著地上的文件,望著驚惶失措,突然間覺得事情變得水落石出.

「做夢也想不到我竟然教了一個如此令人羞恥的學生出來.」文山很憤怒,是就算在旁,相識多年的悅敏,也沒有見過如此憤怒的文山.

同時,另一架電梯內.

「市場公司~需要的是口才和應變吧?那就不用怕,是我的強項,今次一定成功.」

1 Comments:

Blogger 阿然 said...

喜歡利用掉下的鉛筆聲來轉換場景,顯得很有心思!

4/10/2005 02:26:00 AM  

Post a Comment

<< Home